公链监管难题,IOST如何走上合规之路

一直以来对于数字货币、公链、通证发行的监管话题从停止过,但有效监管方案却始终不能得到合理推进,甚至是不能制定出基础方案。其中的难点在于,数字货币点对点特性,可以绕过任何管制,任何个人都可以通过公链实现价值的全球沟通。一旦恶意的数字货币在境内发行,并且向境外转移后,监管的手臂将无法触达。比如资金盘项目通过公链发行通证进行非法募资,并且通过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进行境外转移后,监管就会存在境外无效的尴尬境地。又比如境外欺诈类数字货币项目通过高大上包装转而向境内出口募集资金,在资金向境外转移后,对于受害者的资金追讨就会成为难题。
数字货币在价值转移上的高效率,也在成为非法活动利用的工具,我们不仅要关注便利性更需要关注非法活动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于这样的资金转移仅仅靠一国政府是比较难控制的。并且随着行业的发展跟普及,各类非法资金,比如官员的贿赂、人口贩卖、毒 品交易等非法活动更会利用数字货币价值转移的便利性以及不可审查性进行更加猖獗的活动。对此世界应该达成共识,制定类似巴塞尔银行协议的全球监管制度,让全球科技金融更加安全可靠。
诚然,价值转移是一把双刃剑在改善传统资金转移方面是巨大的效率提升,但应对非法金融上既是世界性的难听,对于境内传统监管制度也是一种挑战。比如放贷制度的监管,目前我国明确规定贷款年利率超过百分之24则视为非法放贷,但如果贷款方利用数字货币从事贷款活动,贷款人则通过售出变现后才兑换成人民币,这中间已经实现去人民币的过程,对于法律层面的定性,以及非法贷款是否属实面临挑战。
法律是不是应该将数字货币纳入到等同于人民币价值的地位,如果价值的不能等同,那么该如何应对非法资金对于传统贷款制度的法律定性。如果得不到有效监管,那么过去对各类砍头贷、校园贷的遏制将会全面瓦解,这些非法贷款有可能会借助数字货币在法律上的真空而卷土重来。对于该类事件,法律层面或许需要加强立法,对于利用数字货币进行非法放贷活动进行法律层面的定性(以年利率超过百分之24为例)。
就价值转移一个层面就会涉及众多的监管难题,以上例子仅仅是冰山一角,监管真空虽然给科技创新带来更大的活动空间跟灵活,但每一个行业的兴起都不可能将问题不断积累,如当年的P2P金融就给金融系统带来致命打击。所以监管的意义在于发现问题及时修改并且跟进。
在金融层面,未来全面资产数字化是不可避免的,在这样的挑战下,制度会有什么样改变,这是需要超前考虑的事项。新技术对于生产力的提升,对于效率的提高也是有目共睹的。区块链这样的技术现在也存在各种分化。特别是对于发展联盟链或者发展公链方面存在的分歧。
无疑联盟链对于金融风险较小,比较适合对公领域,比如身份认证、公共系统。以及各类行业的数据存证、数据共享方面。联盟链虽然在效率提升上有着巨大的潜力,但联盟链却丧失了激励机制,并不适合大众层面的创新,也不能激励全面的兼职创业激情。(随着区块链激励的诞生,未来的个体将不会仅仅从事一项事业,或者不会仅从事一项职业。个体未来会成为生活压力是一种工作,兴趣爱好是一种工作,并且闲暇时间会是另一种工作),公链的激励机制会彻底改变未来的就业市场。这些需要建立在公链应用繁荣的基础上。
关于激励机制为什么会改变就业市场这点我们以后再谈。但链上应用的爆发会给监管带来全新的挑战。比如去中心化的内容分享应用的改变以符合国内监管要求,我们知道区块链的特性是不可篡改,一旦不符合规定的内容上链后对于受众群体会带来不可逆的伤害。比如涉及色 情,恐怖内容以及散播仇恨言论等等,这些都在信息管理形成挑战。
链上应用的爆发会带来许多不良应用以及有害应用。与其说对公链的监管不如说是对上链之前的监管。目前公链上开发的应用大多数仍然是不合格的博彩类、欺诈类应用居多,真正落地改变效率的应用依然较少。如何有效引导对现实经济有效的应用进行开发创新,并且监管驱逐有害应用是一个大难题。
公链本身是去中心化,并且是数据不可逆的,显然让公链进行自我监管是不明智的。因为如果形成可控制,任意冻结驱逐的公链将不符合去中心化的特性,这样的链也是不会有人用的。
目前在众多公链中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应用质量普遍较低,甚至很多的非法应用,比如赌博类,资金盘类欺诈应用,想让链上应用得到发展,驱逐劣质是如今行业急需改变的现状。除了监管引导外,行业自律也十分重要。
在这点上IOST做的较为出色,虽然IOST链上应用数量不多,但大部分是经过细心引导培育的高质量应用,特别是之前发布的游戏一键链改方案,可以让更多高质量的传统游戏进行链上开发。这对行业自律来说起到标杆作用,对于链上的繁荣追求的不仅仅是数量优势,还应该有对行业的责任心,多推动有益的应用上链。
最近注意到他们发起的艾欧科技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试图用联盟链技术推动传统公司业务上链。实现联盟链+公链的双轨道发展。这也比较适合目前的政策导向。
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做到行业自律是行业健康的基石。但所有的行业都不可能靠着自律去运作,毕竟每个行业都会存在利润导向者。对于链上应用的监管应该是逐步实施的过程,在不损害技术创新的前提下。虽然目前来看技术是无害的,但对于去中心化内容的监管势在必行。
假设大量仇恨言论、刻意制造胡乱的言论内容被大量转载,并且无法删除原文,会造成社会的恐慌,从而应发骚乱。对于这类监管目前应该适用于互联网管理条例,虽然内容上链不可删除,但按照规定,虚假言论制造者可以进行发表公开道歉,公开澄清等补救措施。
区块链本身是无害的,并且有益于经济的良性发展,作恶的仅仅是利用区块链为幌子的不法从业者。而大多数良性从业者应该得到鼓励,这样的鼓励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表达上,而是应该落到实处。显然备案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让链上开发者就开发的应用进行备案,在不损害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合法开发,避免从业者提心吊胆,从而对创新造成遏制。
备案制可以让从业者更加了解政策方向,从业者可以就开发的应用以及技术进行相关咨询,比如开发的数字货币贷款活动,在什么情况下是符合法规的,对于不符合法规的,进行方案修改后再次申报备案,避免从业者造成误解,认为只要数字货币相关就不能从事,虽然发币是严格限制的,但对于数字货币周边开发仍然是值得鼓励的方向。比如去中心化抵押,去中心化保险等等。防止秋后算账的局面,在源头上遏制非法并且鼓励创新。
政策的明确无疑是对从业者最大的鼓励,并且每一位希望行业良好发展的从业者也希望政策能够驱逐恶意的开发,让优质更加优质,特别是公链从业者,政策制定应该加强沟通,鼓励创新。
对于一直在推动行业发展的IOST也希望能够落户支持创新的地方,对行业做出更多示范性推动。特别是积分激励领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