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区块链热门话题公链突破唯一出路

按照传统说法,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有很大不同,但实际上,两者目前已经处于融合阶段。小编认为,社会追求完全去中心化的管理是没有意义的,共识机制从去中心化变为多中心化,再向弱中心化发展,从而构建信任才是有意义的。

   不管公有链还是联盟链,最终都会需要有对应的法律规章进行监管,比如加密货币和ICO合法性、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有效性、智能合约的有效性等等,但相对而言,联盟链由于更多用于金融和商业机构,他将有更高的合规性要求,因此,联盟链的“法”—监管,这同时也是联盟链使用者不能完全采用公有链那套的主要原因之一。

   相对于公有链,联盟链的节点是相对要求一致(硬件、运行环境),很多专用于联盟链的区块链系统,实际生产环境会要求运行的节点机器硬件会有更优的配置,同时考虑节省成员维护和部署节点的人力成本,通常会采用Docker(容器)方式进行部署,而偏向于公有链的区块链系统,则会希望支持更多的形式的终端节点。

2019年区块链技术发展取得很多重要进展,各种新技术和新区块链体系项目百花齐放。区块链的公有链和联盟链互相学习和借鉴,不断相互促进发展,生生相息。如果在某一国家发展,完全使用公有链技术发展,目前来看,难有成长空间,更谈不上什么商业探索。因为政策监管问题,今年大部份公链项目已经到了破产边缘。采用多链策略,联盟链+公有链的“二元模式”,才是2020年公链突破的唯一出路,如IOST公链项目,在强大的技术背景团队下,公链主网上线不到一年,随中国区块链政策的导向,主动拥抱国内监管再发展联盟链技术,看到了不错的曙光。IOST发展出来的联盟链(艾欧科技)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试图用联盟链技术推动传统公司业务上链。实现联盟链+公链的双轨道发展。

对于公有链来说,一方面,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继续蓬勃发展,比特币依然占据绝对优势和币价大幅飙升,但近两年来若干新出现的数字货币如以太坊和Zcash也吸引了市场的极大关注。同时,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立场都十分矛盾,鉴于目前法币货币制度的种种弊端以及数字货币的优越性,各国有些限制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使用和发展,有些国家却大力推进,更多的是在积极研究和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央行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取得了新进展,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

    而另一方面,创新者们对于基于公有链的去中心化应用充满热忱,他们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运用于其他各种网络服务并开发出新的去中心化应用,回头过来又将这些新的去中心化服务整合形成更上层的去中心化应用,各自新DApp应用正在不断迭代推出中,大家正往着Web3.0这样去中心化、自主自治的互联网的梦想国度中探索。

   对于联盟链,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出于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潜力,纷纷成立区块链实验室和成立联盟(如R3和国内各种区块链联盟协会,这个跟联盟链不是完全同一个概念,但却又是联盟链的线下实体汇聚的社会基础)等机构来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探索。在对联盟链的研究中,金融机构目前探索主要集中在跨境支付、银行间结算、资产托管、信贷合约、票据交易、抵押品管理等领域,商业机构探索主要集中在存证和供应链金融等领域,他们各自针对适合自己的应用场景研究和主要解决思路研究,并选择一些非核心业务进行落地试用。从技术上,几大行业领军公司的架构设计都趋向模块化、分布式事务、分片(账本、事务)、子链,依靠代码重新封装可以实现标准化的可插拔,也将公有链项目的研究的新设计吸收进来,比如解决区块链的隐私保护问题的环签名、同态加密、零知识证明技术。而联盟链的技术和软件工程思想,又给公有链技术予以启发和由此诞生了如分片处理和状态通道的策略技术。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对金融监管提出了全新的命题和挑战,完全开放自由的公有链存在合规风险,如承载金融科技应用则必须予以改进。应对之道或许是以监管科技应对金融科技,联盟链是许可链,既可以开展跨机构应用,也可为行业自律和监管提供服务。有鉴于此,可考虑在不损害区块链技术优势的前提下,在公有链上增加监管节点,保障公有链的合法合规,或者采用多链策略,即采用联盟链+公有链的“二元模式”,联盟链向相关监管部门注册,开展链上监管,去中心化应用则使用公有链,开展去中心化商业活动。若有需要,监管者亦可从联盟链穿透到公有链,管控全局。基于依法合规的现实要求,联盟链或许是应用落地的较优选择。

    公链项目,2020年拥抱政策导向,使用自身经验和技术,采用多链策略,联盟链向相关监管部门注册,开展链上监管,去中心化应用则使用公有链,开展去中心化商业活动,才是出路。谈理想,要先让公司赚钱,团队吃饱饭。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