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攻防战:生产企业警察站岗,特警押运

本文由AI财经原创出品

特警为押运口罩而来

“我现在受我们市里委托,把口罩留给家乡。今天特警派车过来把口罩拉回去,因为怕中途被人截了。”在电话里,刘景善声音沙哑地对AI财经社说,他已经在江苏的一家口罩工厂连续盯了数天,洗不了澡,也没睡好觉。

  刘景善是安徽一个专门销售N95口罩的经销商。他的老家在安徽一个地级市,当地没有口罩生产企业,而安徽又不是疫情重点关照区,所以当地的口罩供应变得尤为艰难。两天前,当地市委书记与他见面,希望帮助解决当前的口罩供应困境。他从未想过,自己这样的小生意能引起市委书记的注意。“现在我自己的线上业务已经管不了了,只能服务我的家乡了”。

  在市政府的干预下,刘景善昨天又和口罩工厂重新签订了合同。在疫情到来时,工厂毁约的情况屡有发生,对方以政府征用的名义拒绝了他的发货需求,好在刘景善家乡的政府出面,问题得到了解决。

图/人民日报微博

  几日前,随着疫情持续发酵,口罩等物资在全国各地都变得异常紧俏。几乎所有正规的口罩厂都被政府统一征用,并被要求优先满足当地的口罩需求。

  政府管理的好处是,遇到原材料短缺和人工短缺的情况,政府会出面帮忙协调。“前几天原材料和人工还是蛮紧缺的,现在政府力量加入之后会有些缓解。”浙江朝美公司总经理林焰民对AI财经社说。

“这个阶段,行政干预是对的。”刘景善也对当前的政府管控感到满意,在供需不平衡的当下,平时不起眼的东西变得非常敏感和紧缺。每一个人的心态都变了,任由市场调节反而容易混乱。事实上,政府的指导价充分考虑了工厂的成本和利润,“甚至比我之前给人代加工的利润都高”。

  当然,由于大部分口罩产能由政府优先供应一线,市场上能销售的专用口罩变得极为有限。

“对于线上而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无货可发。”刘景善说。目前,各电商平台的正规货源已经非常稀缺,而且天猫等电商平台的规则相对完善,再加上商家之间的透明竞争,缺少投机倒把的空间,所以线上涨价的幅度一直要远低于线下。在天猫,刘景善销售的一次性口罩,50个的价格从29.8元涨到了39.8元,“我如果把这个货放到线下,至少一个一块钱。”

这样的调配方式,能让一线医护人员拿到口罩,但也导致了没有口罩厂的城市陷入窘迫的境地。

1月28日,林焰民把经销商和电商渠道的货都停了,全部货源交由浙江省经信厅统一调配。“现在是保障前线最需要用口罩的人群,其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因为这个缺口真的太大了。”

他生产的是等级最高的医用防护KN95口罩,产能低,每天只能生产20多万只,主要是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防护能力。当地政府给他留出了至少20%的利润空间,政府人员已经在他的厂房里驻扎,外面也派了公安保护。外面的人不能进去,里面的人也不能出来,吃住都在里面,保证员工不会被感染。

即便如此,有限的产能还是让各地捉襟见肘。林焰民透露,当地现在只能保证最一线部门的供应,比如医院和疾控中心,而环卫、电力等二三梯队的部门则几乎拿不到口罩。

图/武汉协和医院官方微信

在湖北,口罩厂商稳健医疗在致消费者的一封信中透露:“春节期间我们生产的口罩几乎90%供给医院”,甚至不能保证供应其线下销售门店的员工。一份由湖北省出具的文件则指示稳健医疗(黄冈)满负荷生产,所生产的口罩及防护服交由省防控指挥部全省统一调配。

在一份江西进贤县政府部门出局的红头文件中,当地政府呼吁,本地经营电商的医疗器械企业,优先保障江西省内及部分重点地区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供应。江苏徐州市政府则调配了境内四家口罩企业,“50%的口罩由市中心医院收储为市级储备物资”,“其余部分...销往本市。”

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政府下发文件,对当地振德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口罩及防护服进行“统一调拨分配”。

各地对医疗物资的严防死守,也被做志愿者的王丹丹察觉了。1月28日,群里一个小伙伴告诉负责物流协调的她,现在有些地方政府开始不允许医疗物资外流,捐助物资不一定能从一个地方出来。于是,她立刻通知一位正在捐献的志愿者组织,“要先跟受捐赠的医院联系上再发货,如果直接寄过去,当地医院很有可能是收不到的。1月27日,某地就卡了好几十车物资。”

她还告诉AI财经社,湖北某县的防疫指挥部,为了20个N95口罩都会亲自开车去取,专用口罩已经变得非常抢手。“1月28日那天,我看到有一批5000件防护服捐到武汉一个地级市,我赶紧给那边一个县镇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去帮忙接一下。如果是给你们医院的当然好,如果不是,你们就顺便往自己那边截一些,反正见者有份。”王丹丹已经总结出了抢物资的“斗争”经验。

“按照未来4天统计,浙江医用外科口罩缺口400万个,医用防护服缺口近2万件。”1月27日,浙江省经信厅披露。1月23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天津调研口罩等生产情况时说,我国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在30多家企业复产的情况下,产量已经恢复到一天800万只以上。不过,这样的数据,在疫情防控的持续压力下,缺口依然巨大。

供应之困何时缓解?

尽管春节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关注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无法完全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缺口还很大。

  林焰民在浙江有三个工厂,无论是员工还是机器,这段时间都在超负荷运转,几台机器都已经出现故障。而更加疲惫的是一线工人,很多外地员工放假早,没能返工,现在在生产的都是附近的工人,年龄最大超过50岁,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从21日到1月31日,这些工人只有年三十放了半天假。

  现在高等级的口罩都采用超声波机器,无论是K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和医用防护口罩,普通医用口罩,都是全自动和半自动超声波机器做的。林焰民认为,如果要从根上解决口罩的量的问题,其实是在机器上,而不是在人上。

  口罩紧缺时,浙江建德政府给林焰民调了一些人来工厂帮忙,但这些人只能做包装等普通的工种,对产量的提升微乎其微。

图/人民日报微博

“如果能生产大量全自动口罩冲片机,能解决很大一部分的产能问题。”林焰民说,而现在制作口罩设备非常缓慢,最快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出来一台成型的机器。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口罩设备厂集中在湖北仙桃和广东,这两个地方都遭遇了严重的疫情。

  疫情下,从原材料到生产、到工人培训、再到物流,口罩生命周期的整个流程都要适应非常态。

  仓库的打包工人放假了,刘景善用高薪和使命感把他们请回来,但物流运输又面临很大难题。“一些物流公司在这次疫情当中,并没有发挥好整个社会对它的期望。”刘景善说,反而是平日被骂得最惨的邮政在继续运转。

  腊月二十八开始,刘景善去了江苏工厂待了10天,起初觉得赚点钱,以为当晚就能回去,但形势紧任务重,赚钱的想法变成了完成家乡使命,就一直留在了工厂。“一双鞋子、一件内衣,熬到了前天(1月28日),跟乞丐似的。我女儿一直跟我打电话,叫我回去看她,但是我照顾不了她们。”刘景善声音哽咽。

   他眼下看到的最大问题是工厂原材料稀缺。口罩最核心的是熔喷过滤层,它决定了一个口罩的防护能力。如今,KN95的熔喷材料从之前三四万元一吨涨到现在七八万元一吨。

   口罩产业的分布也是一个非常尴尬的现实,大部分口罩厂集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一次性口罩厂则大部分在湖北仙桃和河南新乡。如果按口罩数量计算,湖北仙桃是我国口罩生产最多的地方,但这里又是疫情严重的地区,很多地方被隔离,“中国最大产能的地方,现在生产不出口罩。”林焰民感慨道。

  湖北仙桃口罩厂的日工资已经开到了850元,但即便这样,口罩工厂的产能依然没有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

“各种条件都限制你不可能爆发式增长,”林焰民说。而且做口罩不是把原材料和机器买到,马上就能生产的,员工需要至少一个月的培训期,“不可能一下子把量冲上去”。

国民恐慌性采购也在加剧KN95和医用口罩的短缺。在口罩紧缺的情况下,要开源还要节流。事实上,大部分人接触的人群有限,不需要最高防护等级的口罩。

世界卫生组织1月28日在其官网刊登了新冠病毒的使用口罩建议,在这份指南的前言中提到,在非必要情况下佩戴医用口罩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开支,带来采购负担,并营造出虚假的安全感,使人们忽视其他一些基本的防护措施,比如保持双手卫生。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人士也曾公开呼吁,社会各界正确认识KN95口罩的科学使用问题。1月31日,上海医疗救治组组长张文宏在电视直播中说:“我看到在大街马路上,很多人戴着N95口罩,这没有必要,戴医用外科口罩就足够了,外科口罩可以几亿级地生产。那边摄影的同志戴的就是N95,这个就不需要了,要给医生用了。我有N95,但我今天用一个N95,我的临床团队就少一个。”

  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提醒,实际上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防护,不一定非要戴KN95口罩,一般的医用型防护口罩,是能阻挡大部分带有病毒的飞沫进入呼吸道的,在公共场合也就够用了。

  北京疾控中心也指出,一般民众不建议推广使用KN95口罩。“因为它的通气效果不如医用口罩,从价格讲也没有必要造成新的浪费。”

“不一定要用KN95,达到了一定的过滤级别就行了,普通老百姓远离人群,普通口罩就够了。”刘景善也持类似的观点。KN95的口罩比一次性口罩要贵8-10倍左右,而且熔喷靠的是静电吸附原理过滤,一旦戴的时间过长或者受潮,就很难有静电吸附效果。

“大家非要买等级最高的,真没必要。”林焰民对AI财经社说,“你不去人口密集的地方,不需要这么恐慌去抢购口罩,把口罩留给有用的人”。

  林焰民的企业是国家一级物资储备单位,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和2009年的猪流感,知道如何以最好最快的方式应对,“但这一次我感觉是最累的”,防护需求的短时间爆发让他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眼下,尽管KN95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依然面临着短缺,但随着政府统一接管口罩工厂,管控市场秩序,一切在向着良性的方向前进。1月31日,微信公号上海发布公布,上海市政府决定,优化全市口罩供应,从2月2日开始居民在各居(村)登记预约,到指定药店购买,第一轮每户可购买5只口罩。厦门则对口罩施行在线预约登记,摇号购买。有序的口罩供应将要逐步展开。

只是口罩供应难题依然还将困扰着各地一段时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