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投资一百人之——千方基金创始人张银海

从投资比特币和瑞波,到成立千方基金,再到发起闪电比特币,他的投资信仰体系没有一次变过。

2018年末张银海就在网上和莱特矿池的创始人江卓尔“互怼”。他直指江卓尔的BCH是“独裁”。不同于上次陈伟星和朱啸虎的隔空骂架。这次俩人直接互相拉黑微博、互怼阵地也转到微信。接下来的几天,他又把怒火烧到吴忌寒身上,揭开了他不愿让人提起的黑事。阳光下没有什么新鲜事,他们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大头为了他不同于普通人的“信仰”。

(1)满仓比特币

张银海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是传统金融公司里的一名证券分析师。

传统金融世界是有序的,他每天进入证券大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听领导讲风控、讲完风控制定好策略、提醒自己服务的客户合理控制风险。第二件事是到附近的“新乡会”餐馆门口排队,排队队伍中多数都是大爷大妈。他和工作的小伙伴轮流排队,为中午能吃的奢侈点。套餐中有68元三人份也有98元四人份。第三件事是5点下班之后,去电影院看最热门的电影。

在魔都中,你可以用安定但绝不可以用优秀来形容张银海在传统世界的生活。

据说,张银海最喜欢的电影是《阿凡达》。

阿凡达原意是神在人间的化身。卡梅隆在构建阿凡达的世界时灵感借鉴雪崩这部科幻小说,在雪崩中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一个是另外的我们不知道的世界。接触虚拟货币以前,张银海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那时他对区块链的世界一无所知。

在一次闲逛炒股论坛的过程中,张银海无意间发现一篇关于比特币的分析文章,就顺势加入了老牌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的QQ群。那时,“比特币”在淘宝上还不是违禁品,所以他在淘宝上买到了他的第一笔比特币。

当时买了一万个比特币,后来张银海和公司同事讨论起了比特币,但是同事们和领导都认为比特币不太靠谱,与现有政权是相悖的,他就全都卖掉了。

“投资不能听好心人的建议,投资是孤独的,就要走和别人不同的路。”张银海后来又在94之前就进了大量比特币。94时期比特币的币价大幅下跌,他做了一个决定,压上自己的一切全买比特币。越跌越买,做了一回托盘的。日后比特币最高涨到快2万美金一枚。

(2)瑞波和信仰

区块链不属于某一个人,不应该属于某个组织,某个公司。

大多数银行里的金融数据是这么传递的。当你去商店购买一包烟,无非就是几种方式:给现金、刷卡、刷支付宝和微信。购买完后产生两个纪录,支出和收入。一个纪录在你自己那里,一个纪录在商店那里。除此之外,别无他人知道。商店会把你的消费数据传递给银行数据中心机构,这时政府才会知道。

无论是哪个国家的银行清算和央行清算,数据都是不断向上传递的,你在商店购买东西,银行会知道,然后是央行,不过是后知后觉。

在第三世界的非洲国家里,多数人是没有银行概念的,因为多数地方是没有银行。肯尼亚父亲如果辛苦去美国打工,往国内的家中汇钱手续费高达30%。不是收费高,而是银行与银行的设置的门槛太高。

“全世界没有银行的地方,只要有互联网就可以使用银行服务。”张银海当初看到瑞波币的白皮书时,就被这句话吸引到了。区块链的本质就是把权力民主到每一个人,这种观念至今仍根深蒂固的扎进他的血液中。

认同了瑞波的共识机制,张银海做起了中国区的负责人。最开始他就1个人。做瑞波的生态圈包括做社区,论坛推广,写文章。那时他一共积攒了3000万个瑞波币,成本是1分。13年的时候,从五毛钱跌到几分钱的时候,他并没有抛过。

他坚信自己的币圈投资逻辑,也坚信自己的区块链信仰。反对项目的独裁,反对“人治”。

区块链项目还在合理逻辑范围之内,他就坚定持有。项目脱离“民主”本身的话。他会视价格选择一个区间进行出售。

千方基金也是在大头的投资理念下成立的。投资过唯链、未来币等收益超百倍的项目,也投资过一直处于破发的项目,但对于风险他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认知。如今大头把全部精力放在闪电比特币项目上,他说“未来互联网传递价值,应该像收发电子邮件一样便利。”

在一开始在构建闪电比特币的共识时,一直在社区身体力行的影响着闪电比特币的持有者。他清楚前期凝聚共识创始人的重要性,也清楚后期发展社区还要靠大家。

张银海是海派区块链创业者中的异类,投资起来有信仰、重标准、懂逻辑。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