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人物:文森特·麦克菲利普

文森特·麦克菲利普(Vincent McPhillip)是 Pi Network 的社区负责人, 派币挖矿">Pi Network 是一个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网络,由所有参与者维护和运营。作为 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培养的社会运动建设者,文森特的使命是使社会定义、 创造和分配财富的方式民主化。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创立了以社区为基础 的健康实践机构 WellWyn。后来,他加入了咨询公司 Bridgespan,在那里他与 慈善家和非政府组织合作,为美国各地的社区教育和劳动力发展部署了数亿美 元。在斯坦福大学获得 MBA 学位后,他参与共同创办了斯坦福区块链集体,包 括斯坦福大学和硅谷的 750 名思想领袖,商人,工程师和律师。文森特在耶鲁 大学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本刊对其人物事迹进行了报道:

Politic: 是什么让你对加密/区块链感兴趣?

@vince: 我最大的热情是把人们聚集在一起,使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我的 大部分学术和职业生涯都花在构建集体智能系统上。我在耶鲁认真地开始了这项工作,在那里我建立了我的第一个“集体”, 叫做 Catalyst Apparel。在 Catalyst,我们从学生那里收集创新的大学服装设 计,然后将它们用于校园投票。这个设计团队创造了更具特色的耶鲁品牌服 装,在学生中颇受欢迎。我在耶鲁大学毕业后继续这项工作,当时我在波士顿建立了一个健康集 体,在那里,整体健康提供者(瑜伽士、按摩治疗师、私人教练等)汇集了他们 的技能,以便更好地服务他们的客户。我喜欢这份工作,但我想扩大我的影响力,超越我们服务的几百名客户。这让我开始在 Bridgespan 集团做一名非营利性咨询师,在那里我帮助大型非营 利性组织更好地为全美数百万得不到充分服务的人提供服务 虽然我很喜欢社区服务,但在为他人做好事和为自己做好事之间,总是存 在着这种明显的权衡。换句话说,我以社区为导向的工作常常无法获得报酬, 尤其是与我在纽约从事咨询和投资银行业务的许多朋友相比。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人们不能为他们提供给彼此的这些重要的服务 行为创造财富?”这个问题是我研究加密和区块链的核心。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这一问题——以及你对集体解决方案的兴趣——是如何指导你在斯坦福大学商 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的工作的

我们今天在世界上面临的许多挑战是集体的挑战。气候变化、日益加剧的 财富不平等以及其他问题很难通过个人来解决,个人往往看不到全局。我去斯坦福大学攻读 MBA,并研究如何让社会责任行为在经济上更有回 报。换句话说,我们如何才能建立一个更好地协调个人和集体利益的体系—— 让人们在为集体目标服务的同时创造财富,自由地推进自己的利益? 虽然我在 2014 年就听说过比特币,但我不明白它的全部含义。2016 年, 当我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接触到加密货币时,我意识到这种看似可怕的外 国技术实际上解决了我一直在努力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协调个人和集体目 标。更具体地说,比特币目前的市值为 1,850 亿美元。从某种意义上说,来自 世界各地的一群人走到一起,同意向这一共享的虚拟资产以及一系列确保其安 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活动致敬。如果我们能够利用这种力量来奖励更广泛的社 会责任活动,那会怎么样呢?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你为什么在斯坦福大学成立区块链团队?

最初我对加密货币很感兴趣,召集了我能找到的最聪明的人来充分挖掘它 的潜力。在我创建区块链集体的时候,我们正处于加密货币泡沫的顶峰,比特 币的价格飙升至 2 万美元。我想要确保我正在识别区块链的本质,在一个充满 炒作和嘈杂的神秘气氛中,它可以给社会带来什么。加密货币最迷人和最具挑战性的方面之一是它的跨学科性质。加密货币是 计算机科学、经济学、政治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的交叉学科;这样的例子不胜枚 举。为了实现对加密货币的全面理解,区块链集体充当了一种开放源代码的教 育运动,任何学科的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担任领导职务、举办活动并指导组织 的方向。区块链集体的人数迅速增长到 750 多人,其中包括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工 程学院、法学院的学生以及硅谷的专家。这种跨学科的视角进一步让我相信, 加密货币有潜力让普通人在实现共同目标的同时为自己创造财富。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你的团队是如何想到 Pi 这个项目的?

我越来越相信加密货币的力量,在斯坦福大学的最后几个月,我一直在探 索如何将加密货币的力量带给普通人。起初,我通过教授基本的区块链课程来 做到这一点。2018 年春天,我遇到了两位杰出的斯坦福博士和一位客座研究员,他们负 责在区块链课堂上教授斯坦福大学的第一批分散应用程序。他们让我相信,我 们实际上可以“展示”而不仅仅是“讲述”区块链技术的力量——我们可以直 接开发一种技术,将加密货币的力量交到普通人的手中。我喜欢开玩笑说,一位人类学家、两位计算机科学家和一位商人走进一家 酒吧,问道:“我们如何把加密货币的力量带给普通人?”会后,我们开始了一 个紧张的、以人为中心的设计过程,分析了采用加密货币的主要障碍。我们最 终在 2019 年 π 日(3 月 14 日)推出了 派币挖矿">Pi Network。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Pi 的独家新闻是什么?

你可以把 Pi 想象成 2019 年比特币的新版本。我们发现采用加密货币的最 大障碍之一是可访问性。你看,基本上有两种方法可以获得加密货币:1)通过帮 助保护账户来开采加密货币;2)从其他人那里购买加密货币。如今,开采像比特 币这样的货币需要建立复杂而昂贵的服务器场(矿场),而这对大多数普通人来 说是遥不可及的。当谈到购买加密货币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足够的资金 或风险偏好来投资这些高度不稳定的资产。鉴于这些障碍,我们着手建立一种加密货币,让人们可以从他们的手机的 便利中以一种有趣和社交的方式进行挖掘。Pi network 官方网站:minepi.com Pi 不依赖于第一代加密货币所使用的能源密集型、工作证明共识机制,而 是在成员之间相互担保彼此值得信任时,确保其账簿的安全。这形成了一个连 锁的“安全圈”网络,确定谁可以信任来验证交易。这种方法允许人们利用现有的社交关系在手机上挖掘加密货币,经济成本 低,电池耗电量有限,而且对地球的影响很小。到目前为止,Pi 的接受度已经 远远超出了预期。很高兴看到全球社会围绕着这种共识货币成长。

退一步说,你认为加密技术能帮助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今天,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气候变化,最重要的是,将要求我们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协调我们自己。虽然许多人认为加密货币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发展方向,但我也认为加密货币是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原则,它帮助我们从更自私的公司发展为更好地协调个人和集体目标的“合作社”。在我看来,今天这些目标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让我们的星球适合子孙后代居住。虽然在过去 400 年里,企业一直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帮助数十亿人摆脱贫困,但它们似乎没有准备好迎接人类世界的新挑战。最终,公司对股东负责,而不是对整个社会负责。这意味着,如果一家公司可以从向空气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中获利,那么它仍然可以赢,而社会则会输。如果我们要对抗气候变化,仅仅协调几百或几千名股东是不够的。我们实际上需要协调大多数人的共同目标。企业还没有做好迎接这一挑战的准备

加密技术如何真正解决气候变化等问题?

  加密货币可以实现一种新的组织形式,我将其称为“数字合作”。“我相 信,这些数字合作社在让人类组织和应对消除贫困和气候变化等挑战方面可以 发挥重要作用。你可以把数字合作社想象成一个打了兴奋剂的公司。与成百上千的人围绕 一个公司进行协调不同,加密合作社可以让数百万甚至数十亿人围绕一个共同 的目标协调治理和互相激励。今天最好的例子就是比特币,全世界数百万人共同建造并支持了一台全球 超级计算机来保护他们的货币。据估计,比特币的计算能力是谷歌的 100 倍以 上。我并不能接受比特币的巨大能源消耗,但我对比特币如何构建了一个体系 感到惊讶,在这个体系中,个人自由地追求自身利益,为确保比特币的安全这 Pi network 官方网站:minepi.com 一共同目标做出了贡献。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强有力的原则来应对一系列全球性 问题,如贫困、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气候变化。最终,更多的人会因为他们对社会的积极贡献而获得经济上的回报,尽管 他们目前对社会的贡献尚未得到充分承认。我喜欢开玩笑说,”加密运动”人 感觉像是 20 世纪 60 年代的嬉皮运动,但有了合适的技术和货币。

您认为耶鲁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中扮演什么角色?

  耶鲁大学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发展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尽管 耶鲁在技术传统上并不领先,但耶鲁传统的专业领域(政治、治理、经济学、心 理学等)是加密货币”运动”成功的核心。我们需要更多像耶鲁这样的机构的人 来思考加密货币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我鼓励耶鲁人寻找新颖有效的方法来解决 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探索加密货币的力量和潜力。

耶鲁大学专访 | Pi 社区负责人 Vincen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