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处在巨变的前夜(下)

中美处在巨变的前夜(下)

接上篇......


一切其实尽在不言中。


所以对于身处危机的美国而言,如果一场这样低成本的战争就能化解自身攸关生死的危机,何乐而不为呢?

 

1、美国资本做好了发动金融战的准备


其实讲到这里还是会有人困惑,当前的美国经济遇到了史无前例的问题,美股遭遇百年罕见的接连熔断,配合以美国当前爆发的疫情,确实给人一种美国行将崩溃的错觉。


然而,真正了解美国经济的人,反而这时会高度警惕起来,因为这看似一片哀嚎的熔断,恰恰是美国金融资本一手策划的举措,是故意的战术性欺骗,而其欺骗的目的则只有一个——在悄无声息中做好发动金融战争的准备。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得从美股这十年来的增长机理说起。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除金融和传统高端领域的产业外,绝大部分产业实际上一蹶不振,根本不可能撑起我们看到的十年连涨。然而在金融危机后,QE流出的美元必须找到办法回流美国,否则在那个时候美元环流就有崩溃的危险。


而回流的方法,除了最传统的国债,主要就是美股。所以美国选择用杠杆举债的方式,通过回购股票将市场整体保持高位,吸引巩固全世界的投资向美流动,这种方式自然带来了巨量的企业债务。


所以当用这种方式吹了十年泡沫的美股出现熔断,其根本不意味着其经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反而传递出的是另一个信息——股市上巨量的资本正在腾出手来,主动转化为流动的游资。


中美处在巨变的前夜(下)

本次美股暴跌,本身的第一因素并不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而是因为国际油价的骤降。然而,我们千万不能忘记,主导油价下跌的沙特,本身就是石油-美元体系中最关键的角色,其不仅受到美国的深度控制,而且利益同美国利益从来都是深度绑定,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因为一己私利而主动去拆美元的台?


所以,这种剧烈的市场动荡只有一种可能——动荡本身只是美国上层计划的一部分。通过将大量资本从股市中暂时撤出,一方面缓解债务压力,一方面为下一波特殊的金融操作积累足够的资本规模,是通过挤泡沫而腾出资金,使大量的资金获得完全的流动性。这绝不是一种衰败的表现,恰恰相反,这种现象直接说明了当前的美元资本主动变得兵强马壮而且粮弹充足,已经具备了金融攻击的基础,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并且其高速的撤资行为,同时也客观上起到了稳定外国投资的作用。猝不及防的接连熔断,使得大量外国投资直接被高位套牢,由于跌幅巨大,这些外资若是离开美国,相当于就要立即承受暴跌带来的代价,他们只有继续在美股等待,才有可能达到哪怕回本的目标。这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将这些资金巧妙困在了美国,而大量出来的游资,则可以心无旁骛地开始他们的行动和扩张。


从当我们能获取的信息来看,从股市中撤出的资金相当一部分都转移到了美国债市中,另外更多的部分除了进入了我国的债市以外,并未向外界透露去向。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些钱是不会蒸发的,它只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然而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现在的美资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优势,哪怕突然对一个国家进行大规模金融攻击,也不会因为撤离本土市场而对美股产生大的影响。


只是为了把钱腾出来,那么他们会在计划着些什么?

 

2、热战的危险——准备多年的第二方案

 

在当前的形势下,我国与美国爆发热战的可能性同样是前所未有的。


在当前危急的局势下,我们必须更加警惕同美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疫情的影响下可以说达到了历史上的最大值。


其原因在于,当前美国面临着攸关生死的债务危机,这种危机通过疫情放大完全可能导致美国丢掉赖以为生的霸权。而通过金融战转嫁国内矛盾虽然成本低诱惑大,但问题在于这种方法有着很大不确定性,美国不能将自己的国运完全赌在上面。一旦计划失败,美国必须寻找到可靠的替代方案,并且这种方案必须是经过精心准备且有极强现实性的方案。


中美处在巨变的前夜(下)

这种替代方案,就是介入台海问题发动对华战争!


其实我也不是第一个提到这种危险的人了。但我需要强调的是,当前我国面临的战争风险,比以往我国经历的任何时候都要大,原因在于当前美国面临的矛盾是致命的,如不能对我国进行转嫁,他们同样会面临灾难性的后果。


所以介入台海已经不再只是他们的一种图谋,相反这是中美两国国运的碰撞,可能性的背后,是两国相互不可调和的矛盾,当两个大国同时面对着这样的矛盾,历史上都很难看到和平的结果,那么今天的我们将会见证什么呢?

 

a、单一金融战对美国而言风险过大


一个大国是不能轻易把国运孤注一掷的。


当前美国面临的矛盾只有转嫁一种化解的办法,但转嫁的路线却不宜只有单一的一条,因为如果这种转嫁出现了闪失,没有后备方案就将导致美国彻底的失败。


而在当前的我国,虽然政治上自由派仍然强势,但热爱国家的力量毕竟占据了大势,在这样的形势中,发动金融战争就必须要考虑到最坏的结果,那就是我国顺利渡过了难关。


在金融战争中,一旦国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果断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及时的包括转入战时经济等一系列手段去应对,那么金融战争同样是可以面对的,及时且决绝的处理虽然要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却完全可以遏制住凌厉的金融攻势。


但这对于美国而言就是致命的事情了,国内矛盾如果无法转嫁,整个美元霸权都可能土崩瓦解。面对如此巨大的代价,美国不可能选择在豪赌之后坐以待毙。


但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对我国发动一场其赢面很大的常规战争,战胜我国后再对我国进行经济瓦解,那么哪怕是金融战没能取得成功,美国一样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这就使得我们能给出以下结论:

对华开战只要能够胜利,就完全符合美国国家的整体利益。


美国发动战争的目的依然将首先服务于其首要面对的债务矛盾,因此哪怕其取得胜利,开战的掠夺也依然是金融掠夺。


而且对于美国而言,我国快速增长的国防力量一直都被其视为重大威胁。当前中美的力量对比当中,美国尚且能对我军形成较大优势,而一旦再任由我军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美军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少,情况也只会越来越复杂。


所以当前这个时期对于美军而言,恰恰是开战的黄金期,面对这种情况美国会作何处理?


危险往往就是这样悄然降临的。

  

b、以海空战为主的常规战争符合美国利益

 

这个问题本文没有办法细讲,因为过度复杂。但大意很简单,这里我开门见山:

当前利用台湾问题同中国进行一次高烈度大规模的常规战争,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并且美军巨大的体系优势和先天的地缘优势使其一线部队在冲突中能取得全面的优势,故取胜的可能远大于我军。如果美军能控制住战争的规模,并能利用战争的胜利迫使我国进行不平等的金融开放,就将可以继续完成国内矛盾转嫁的任务。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


本文要细讲这个问题很困难,但这里可以点出最核心的几个问题:

(1)美军在介入台海的作战中享有先天性的主动权和地缘优势,由于它是主动介入进攻,我国是被动反介入,一开始战争的节奏就不会是由我国主导,而一旦其凌厉的进攻超出了我军的承受能力,就必然导致重大损失。


(2)尽管我军当前发展迅速,但至今在体系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同美军存在严重代差,而在现代海空作战中这种代差将会使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形成致命的优势,这种巨大的优势,正是美军在台海挑动战争的底气所在。


(3)由于我军的核力量只相当于美军的1/8不到,战时局面一旦出现失控,我军很难对美军进行对等的核威慑。这也就是说,海上的局势一旦失控,只要美军不对我国本土进行登陆,我军很难进行遏制,也很难通过核武器进行慑止。


以上几个致命性的问题,构成了美军利用台海问题对我国开战的底气。而对美军而言,由于战争的目的仍然是服务于国内矛盾的转嫁,所以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战争的规模和底线,换言之,全面的战争并不符合美国方面的利益,但将战争的规模控制在一场能对我国伤筋动骨的海战和空战,能对我国的武装力量在短时间内进行极重的打击,但不涉及对我国的领土和核门槛进行挑战,则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


而这种介入作战唯一可能的切入点,正是台湾问题。


台海冲突的样本,如同为这种作战量身定做,其冲突的想定和最后可能达成的效果,都与美方的要求高度契合。战时通过介入台海作战,对我军的海军舰艇部队、前线空军部队以及登岛的陆军部队予以重创,然后将战争方式限定于空中战役和持续不断的空中打击,以此对我国形成逼和的态势,这完美达到了美军所有的战略要求。


而讲到这里,很多人会质疑事情都严重性,会认为我国巨大的战争潜力,同美国对抗哪怕出师不利也同样能反败为胜。然而这样的看法实际上是对现代海战空战缺乏认识的体现。其实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海空战都是一种完全不可能拼消耗的战争样式,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战斗力形成缓慢,但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出现巨大消耗。因为其装备的制造和人员战斗力形成过程太过复杂,因此一旦出现大规模的损耗,几乎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补充,这段时间内地兵力空窗,就足矣成为导致战败的缺口。


这就是当前台海风险的根本成因,由于通常方法的对抗中我军在各领域都难以取得真正的优势,所以当前当前爆发战争反而符合美国的利益。除非我国我军能通过军事理论和部署上的调整改变这种不利的态势,否则这种战争风险将在今明两年愈演愈烈,有巨大的可能直接升级成大规模的热战。


这必须引起我们的警惕!

 

c、美军事实上已做足了介入台海的功课


对于介入台海的战争,美军并不会是临阵磨枪而仓促应战,正相反,他们已然为台海战局准备了近十年时间。


自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美军就一直在为西太平洋乃至台海作战进行紧锣密鼓的准备。这种准备的强度大家可能没有概念,但单就拿新针对亚太地区的美军战役法和战术而言,美军近年来的发展完全赶上了了冷战时代。


作战理论层面,“空海一体战”、“分布式杀伤”、“网络中心战”、“作战云”、“新饱和打击”、“快速猛禽/闪电Ⅱ”等一系列完全针对亚太地区的新战法,密集地出现在这短短的不到十年里,并且每一种战法都经历了大量的针对性的训练和演练,这种新战法出现和迭代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美军在冷战时期的水平。


而在装备建设层面,近400架的F35,2000多枚JASSM巡航导弹,CEC系统的逐步普及,TTNT系统的逐步建成,TMD/BMD系统的不断部署,“星链”计划的逐步完成,小当量核武器的装备,等等这些针对性极强的装备建设,已经说明了美军的用意。毕竟这些装备在反恐治安战中其实毫无用处,它们是为大国间的大规模冲突量身定制的武器系统。


至于其近来危险的表现,哪怕从今年疫情期间美海军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海域的频率,我们也能看到其备战训练的密集程度。其实一段时间以来美军的备战训练强度都远大于从前,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不仅导致人员状态紧绷,甚至都导致了一一些装备的快速劳损,这方面的问题很多都有相关报导,尤其是一些舰艇甚至出现了出动率过高而导致舰体缺乏维护生锈的情况。


这些种种的情况,足证美军当前备战之紧,他们早就做好了战争的准备,而且一直在准备着。


当然,疫情的爆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军的备战训练,但我们也切不可就对其掉以轻心,更不能对一些报导偏听偏信。例如两艘航母上的感染病例,我们首先要有戒心的不是病例的来源,而是报道本身的来源——地方媒体是怎么会报导出这种涉密的新闻的?除非是军方想向外界透露这个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是确有其事还是某种障眼法?


我们还需观察。


结语——终将来临的碰撞

 

暴风雨就要来了。


当前中美两国的矛盾,足矣孕育一场剧烈的碰撞,这种碰撞可能在金融经济领域,也可能蔓延到军事领域,但其根本的机理,在于美国掠夺性的霸权经济模式同我国的快速发展,已经具备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疫情,充当了这一进程的催化剂,无论其同一些阴谋是否相关,疫情都客观上加剧了美国当前形势的危险,在这样的不可抗力的作用下,美国为化解其矛盾,保住其霸权,只有对外转嫁这一条道路。


无论是金融战争还是军事进攻,其本质实际上是为美国的金融霸权续命,是事关国家存亡兴废的大事,为了霸权,美国的统治阶级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将对抗全面升级。


这是两国国运的对撞。


面对着这样巨大的挑战,留给我国的出路只有一条:抛弃幻想,准备斗争!


这是唯一的办法。


疫情,如同新时代的序曲,预示着和平时代的结束,宣告着动荡时代的来临。我国应当用什么样的状态去迎接这样的时代?30年的和平之后,我们是否还在幻想?


抛弃幻想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