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处于巨变前夜(上)

中美处于巨变前夜(上)


(勘误 作者:蓝正威) 整个世界都处在巨变的前夜。


在疫情的重压下,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正在渐渐成形。无论当前的病毒是否涉及到阴谋,我们都必须正视其带来的事实——中美之间的全面对抗将加快来临,这种对抗将发生于经济甚至军事领域,其规模和烈度都可能是空前的!


这样的观点看似危言,但却绝非危言耸听,因为当下的美国正面临着其美元霸权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危机并非是直接由疫情造成的,但疫情使危机失去了正常延缓的任何机会,对美国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局面,任由现状持续下去,哪怕美国能战胜疫情,也将很快丢掉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他们不可能接受这种现实。


美国当下想要渡过危机,只有两种办法:

1、通过对别国发动金融攻击,通过引爆对手的经济危机从而抄底实现债务削减;


2、通过军事战与经济战配合,在对手的战败中通过更苛刻的金融协议和经济危机的引爆,促成美元债务的彻底消除。


而美国最主要的目标和对手,正是中国。


本文要论证的,正是美国当前对华战略选择的必然性,即:

1、如果美国自身不能对其当前面临的经济陷阱做出反应,那么它将很快失去赖以为生的美元霸权。


2、疫情实质上导致了美国当前只能选择通过金融或是战争的方式化解内部矛盾。


3、无论是对我国发动金融战争,还是通过对我国发动直接战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都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不这样做的后果要更加严重。


这将是这四十年来我国面临的最大变局。


那么,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呢?美国的这些国家利益与战略选择的逻辑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下来的文章,将具体论述这些问题。

 

一、走向坍塌的霸权——美国自身不可避免的矛盾

 

一切经济危机,本质上都源于债务危机。对美国当前而言,此话无疑正中要害。


当前,美国确实面临着生死攸关的问题,但这里我必须先讲清,疫情,并不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内部矛盾,疫情仅仅是矛盾的催化剂而已,自己本身并没有能力成为压垮美国的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


美国当前面临的核心矛盾在于——美国正在失去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


当前的美国早已是一个依赖着金融霸权生存的国家,所以美国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即在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维持,即美元-石油环流体系的维持,虽然这是一种庞氏骗局般的模式,但只要这种模式得以持续,美国的霸权就能持续。然而当前美国面对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巨大债务矛盾无法处理,这种模式行将失败,唯有通过将危机向另一个大国转嫁才能实现霸权的延续。


下面我尽量言简意赅讲明这个问题。


在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相当于被自己金融集团的内斗搞得元气大伤,哪怕向欧洲和世界转嫁风险后,都仍然累积着巨量的债务。并且在这之后的十年,为了让量化宽松输出的美元也继续进入循环,美国不仅用负债回购创造了一个用泡沫堆积起来的股市,更关键的是积累了天量的政府债务。


据统计,去年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突破了23万亿美元,光年利息就需要7000亿美元。而私企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由于大量的负债回购,美国企业债接近6.5万亿美元,这是非常惊人的规模。


当然,我并没有说这些债务都遇到了偿还危机,因为理论上美债是不存在这种危机的。自70年代牙买加体系形成以来,美国国债实际上成为了一种无需偿还的信用货币,但其信用必须建立在利息可按期偿还的基础上,这一点如果不能满足,其信用也就随之崩塌了,这将直接导致美元环流停止,这是美国绝不可能接受的。


然而,当前美国所难以负担的债务,不仅包括23万亿的政府债,还包含了规模庞大的企业债以及民间居高不下的债务率,这其中企业债同样可能恶化成对其统治阶级具有巨大威胁的风险。


这些债务风险的互相叠加,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系统性风险,而这种系统性风险如果不能得到缓解或转化,在如今的美国一旦爆发,其规模和严重性必然超过08年的金融危机,而高负债的美国一旦再发生这样的危机,其苦心经营的美元霸权就难免走向末路。而当下的美国经济其实早已是寄生在了其金融霸权之上,失去金融的力量,对于实行了二十年去工业化政策的美国而言,无疑将会是灭顶之灾,这个强大的世界一极,必将如往日的旧帝国一样走向崩溃,这绝不会是他们能够接受的选项。


为了阻止这一切的来临,整个美国的精英阶层,会高度一致地站在一起,并且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必会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他们的本性。


这正是当下危险的根源。

 

二、疫情与经济——背水一战的号角

 

局势,本已岌岌可危,而疫情,则使局势变得彻底不可逆转。


今明两年,本身就是美国国债利息额度超越政府支出能力的关键年,同时也是大量美国企业债集中兑付之年,尤其是作为重中之重的美国国债,正面临着利息将大于政府偿付力度的财政悬崖,这是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形成的局面。


而疫情在美国的爆发,无论其是否含有阴谋的成分,都客观上形成了两个重要的现实:

1、因为疫情的爆发,美国的社会各领域事实上陷入了大量的普遍的局部停摆状态。


2、为了抗击疫情,美国政府必须用不得不投入大量公共卫生资源,这进一步加剧了其债务问题的严峻性。


3、美国在疫情问题上对欧洲的态度,客观上加剧了欧美国家间的离心程度,对美国这种依赖霸权的国家而言,卫星国的离心无疑有着巨大隐患。


这三个问题若是单独来看似乎并不严峻,但如果互相叠加,再加之美国当前面临的严峻矛盾,我们便不难看到其形成的可怕后果:

1、当前的美国GDP中70%是对疫情高度敏感的服务业,由于社会经济的客观停滞,今年的美国必然将经历历史上罕见的经济低迷和债务累积累积,在这种经济状况下,联邦财政的紧缩程度将超过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


2、公共卫生的巨大投入,将使原本困难的联邦财政陷入更进一步的困难当中,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而且低迷的经济将断绝财政改善的一切可能性。


但是我们别忘了,今明两年是美国财政悬崖危险期,大量的美国国债利息需要集中偿还,大量企业债也需偿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疫情的爆发,使美国彻底失去了通过正常手段解决或缓解债务问题的一切机会,债务问题,已经不可能用财政、税收等一般的手段解决了。


所以,这个时候的美国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当正常的方法失效,他们唯一能保全国家利益的做法,只能是将危机向他国转嫁,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历史上的传统。从牙买加体系建立以来,无论是周期性的缩表“剪羊毛”,还是引爆别国经济危机从而抄底,支撑美元环流这个庞氏骗局体系运作的,历来都少不了对国外的金融掠夺。


然而这一次的危机不同于以往,其深度和广度都已经超过了美国从前的任何一次危机,故要化解这种等级的危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采取的手段不止要达到回流美元的效果,而关键是要达到冲销债务的效果,只是投资性的美元回流不起作用。而想冲销债务,必须是利得性质的美元回流才是有效的,而这种性质的大规模回流在历史上其实只有一种方式——即大规模金融抄底所形成的资产掠夺所得。


2、当前美国有23万亿美元国债,企业债至少6.5亿万美元存在风险,要化解这种体量的风险,其被转嫁国必须有相应的体量去承接这种大规模的转嫁和洗劫,并且这里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国家,甚至可能是多个国家,但最能满足这种条件的国家,正是中国。


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我们要尤其警惕美国的异常的动向,因为美国这样的由殖民扩张而诞生的帝国,绝不可能在如此关头选择默默走向灭亡,反而在这种时候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破局,这才是他们会做出的选择,他们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他们具体会怎么做?


中美处于巨变前夜(上)


三、金融攻击——不惜代价的掠夺性自救

 

其实,舆论场上已经有很多有识之士注意到了这方面的巨大风险。


但在这里我需要论证的不是金融战争的机理,而是疫情下美国发动金融战争的动机,对于当前的美国而言,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美元霸权是国家一切决策的根本目标,而维护霸权的方法,只有在不破坏美元信用的前提下,化解美国从国家到企业的巨大债务问题,使美元环流可以重新健康延续,这也才是霸权的延续。


那么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当前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呢?答案是大规模的金融掠夺。


当然,近来看着连日熔断的美股,再来我这个观点就难免会让人产生困惑。所以有人会问,“如此大规模的金融战争难道美国说发动就发动?为什么身陷疫情泥潭的美国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呢?他们有条件这么做吗?他们为这种金融攻势做了相应的准备吗?为什么当前美国股市经历了如此的暴跌,美国还会想着来发动金融攻击呢?”


其实,针对着这场金融战,美国的准备早已深深做好了各领域的准备,种种相关的也迹象早已出现,只是我们未必发现了这些迹象,当下我国的金融领域可以说处在非常危险的环境中,美元资本一旦开始金融攻击,必将对我国产生巨大的影响。


具体原因可分为如下部分:

 

1、我国存在着同美国相似的债务风险


我国当前大部分行业都运行在高杠杆高负债的基础上,疫情的影响下,我国的债务风险在陡然上升。


今年原本是处理我国各领域债务集中兑付的关键年,无论是各地的隐性城投债还是大量的地产及私企不良贷款都到了兑付的临界点。


然而这个时候疫情来了,社会各领域立即陷入了停摆,并且至今也没完全好转。为了抗击疫情,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都投入了巨量的资金,这似乎如官方所言并没有严重影响经济的基本面。


但实际上,我国大部分地方都早已是负债累累,地方财政的运行高度依赖着转移支付,尤其是各地隐性的城投债,更是多到积重难返。


各地方在疫情爆发前,基本都是在用土地财政和转移支付来维持住经济的基本面,然而在疫情爆发后,房地产市场立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萎缩,同时今年的中央财政不仅因为疫情开销巨大,并且由于社会经济的停摆,财政收入的下跌必然严重,这就造成了今年的转移支付额度也必然随之下降。但地方债的压力,并不会随之下降。


用最少的转移支付去应对最艰难的债务状况,会有什么后果?


这就是当前我国的经济状况,客观地来说,我国经济面临的债务风险,要高于当前的美国。


对于想发动一场金融攻击的美国而言,这是绝佳的战场。

 

2、我国客观存在着金融战所需的阶级基础


其实,对于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而言,通过单纯的金融战争将想将其洗劫是不太现实的,因为政府层面只要及时进行介入,并不惜将国家推入紧急状态而强力应对,再是巧妙的金融战争也必将面临失败。


所以,当我们带着这样的思考回顾历史上的历次金融战争时,我们就不难理解,金融战争的的本质实际上都是阶级运动,对一国的金融战争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找到这个国家内部的代理人,只要将代理人的利益与金融攻击的利益绑定一致,再是强大的国家都有可能被这种攻击所摧毁。


历史上的苏联/俄罗斯经历的金融洗劫,就是这个原理。


而在这个问题上,我国面临的危险可以说并不比前苏联要低。这个问题我也不方便展开说,但我们只需观察近年来的种种反常现象,便可管窥事态的严峻性。


从中美贸易战打响以来,我国经济安全的防火墙实质上是在加强,还是在被一步步拆除?可有人能想起毛主席当年对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论断?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国并不能例外。


金融战争对我国的威胁之所以巨大,根本上是因为金融战争同我国内部势力巨大的自由派的利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换句话说,我国被金融洗劫哪怕将使国家崩溃,却照样能让既得利益阶级的利益成倍放大。


金融攻击,金融不过是手段,其核心的原理实际上是挑唆一个国家的既得利益阶级出卖国家的主权,而借由金融手段和政治手段实现这一目标。这种战争,本质上是以金融为手段而进行颜色革命,只要这个国家的主权和主导政策,同国内既得利益阶级的当权派利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金融战争也就具备了完美的土壤。


所以从十八大的反腐风暴至今,有人会觉得我国不具备这样的土壤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