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香港各界必须要跟大陆紧紧的站在一起

涉港国安法的真正历史背景和用意到底是什么?对香港到底会带来何种影响?对整个中国意味着什么?我今天就跟大家详细的做个评论。

山雨欲来,香港各界必须要跟大陆紧紧的站在一起

其实大家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最近几年,台湾和香港地区的民众本身,也开始出现心理上的“失衡”。


台湾和香港地区,虽然都属于中国领土,但由于自身发展基础的原因,对大陆一直有很强的优越感。问题是,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过了香港,去年福建GDP超过了台湾。


要知道台湾GDP曾占大陆的40%,香港GDP曾占大陆的20%,而如今只相当于内地一省一市的体量,这种压迫感,并不是简单的就能用拥有“民主自由”就能化解的,很多民众需要更多“安全感”,这就给域外介入提供了机会。


很多人肯定要反驳,光GDP超过有什么用啊,还得人均,还得看“软实力”,比如“制度”、“法治”等等。这种说法确实没错,但真正的问题是,证明“制度”和“法治”优越性的指标到底是什么?是富人和财团的安全感?还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


幸福不是存量,而是比较,眼看着大陆人的收入,一天比一天高,而台湾工薪阶层已经有超过20年不涨工资了,香港人看到的是内地过来的越来越多出手阔绰的购物旅游客,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有怨气的。


如果说以前类似“台独”或香港某些势力的“闹”,是因为某些政客或特定利益群体对大陆的筹码博弈,而如今的“闹”,则是诸多民众教育的断代和心态的失衡,而这种失衡被政客和海外舆论点燃之后,就变成了完全失真的“民意”,走向真正的“台独”和“港独”。这就给西方诸多势力提供了足够的介入空间和机会,变成了分裂和迟滞中国发展的工具。


但香港和台湾不是日本,也不是韩国,更不是菲律宾,香港和台湾是中国的主权范畴,香港民众和台湾民众是中国人,面对这种局面,你能怎么办?难道要“反制”香港和台湾?开玩笑,我们是同胞啊。

对于那些把政治问题仅仅看成是口号和意识形态的人,基本上我是懒得跟其讨论的,因为口号和意识形态都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我要问的是,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你是中国当局,你该怎么办?


中国民众会允许“港独”、“台独”搞分裂吗?在这方面来说,中国当局实际上是压制民意的,如果真按照民意去解决,我敢肯定的说,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上,以及用更激进的方式来处理“港独”方面,14亿人的民意是一边倒的。中国目前的处理方式,反而是压制了对港台政策的民粹化。


很多人连基本的政治常识都不懂,然后拿出一些很泛化的概念,来评论香港和台湾问题,对大陆的很多举动嗤之以鼻,然后再嘲笑一下内地是未开化的人,自己却是现代普世的。我听着都想吐。


我觉得一个人看问题,如果是为了增加茶余饭后的谈资,那么怎么说都行,但如果要成为某种决策,也就是指导自己去做生意、选择职业或投资,那就要有历史的眼光,一旦错误的判断形势将可能会带来一系列心理失衡,然后耽误一生。


连跑去英国的李嘉诚都回来了,你觉得李嘉诚比你还傻?看不懂趋势?不知道啥是普世价值?

 

我再跟大家说个事实,大家就明白了涉港国安法到底是针对谁,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关于涉港国安法,有一个重大的背景被大部分人忽略了,那就是美国针对中国企业华为等的恶意打击行为,这是涉港国安法出台的另一个重大背景。

 

大家知道华为CFO孟晚舟案的经过吗?我可以简单的告诉大家,孟晚舟被抓,是主要业务在香港的汇丰银行,帮助美国司法部,拿到了一份PPT文件,而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是澄清华为与伊朗一家公司的关系。请注意,是澄清。


然后基于汇丰银行提供的这个PPT文件,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大家能理解这个逻辑吗?一家主要业务在香港的银行,给美国司法部提供材料(情报),然后孟晚舟在第三国加拿大被抓。


可能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不理解这其中的政治问题,那我告诉你,这个事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主要业务在香港的公司,可以惧怕美国而无视中国,做出卖中国核心利益的事情给美国,而美国可以据此要求第三方国家抓中国企业高管。看懂了吗?


大家再看看这次涉港国安法的推进时间和相关消息,我给大家梳理一下。


4月28日,孟晚舟引渡案以电话会议形式开庭,将择日判决。


5月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涉港国安法(整个过程爆发了持久不息的掌声)。


5月28日凌晨两点,加拿大法官宣布判决结果,孟晚舟未能获释。


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以绝对高票表决通过涉港“国安法”。

 

你可以将上面的时间安排,看作是一个巧合,但紧接着5月29日,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脸书发文,明确提到,“英澳加三个白人英语国家跟着美国大佬走,发共同声明,干预中国内政。这些国家的产品和服务在香港或经香港转到内地的市场庞大。国安法因香港而起、为香港而立,因此香港必须和国家一起反制, 真真正正做到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我们要清楚向这些国家表明,香港不是他们的殖民地。


更重要的是,梁振英最后直接指名道姓的提到了汇丰银行和华为的事情。


梁振英说:“汇丰的利润主要来自中国,但董事局和高阶管理层几乎全部是英国人,在政治问题上,这家自称英资的银行万万不能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跟着西方国家做损害中国主权、尊严和人民感情的事。中国和香港都没有欠汇丰,汇丰在中国的业务,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银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英国要和中国较量,持有汇丰账户的特区政府,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工商界,尤其是人大代表、各级政协委员要马上自保,避免成为类似华为一样的人质。


请注意这段话的最后一句,避免成为类似华为一样的人质。

 

大家应该看明白了整个事情的逻辑关系,现在的香港,一些海外企业和驻港机构,在配合美国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方面,其实比澳、英、加还要肆无忌惮,也就是说,美国可以让香港的商业机构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服务,但中国无法要求这些机构为中国的国家安全服务,美国可以要求加拿大的警方抓中国人,而中国不可以在香港抓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人。


大家再细细品味一下这其中的霸道逻辑,以及暴露的中国国家安全漏洞。


中国当局出于对香港特区政府和人民的信任,压制内地激烈的民意,一忍再忍,但结果是什么呢?去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反对派获得三分之二的选票,宁可选出一个弱智,也不支持跟中央保持一致的建制派候选人。这是不是有点像美国选出来一个种族主义者特朗普,英国推出来一个硬脱欧约翰逊“民意”类似?再这么下去,香港都能走到跟内地“开战”的地步。


原因是什么呢?很简单,民众心态的失衡,英美的介入,导致整个香港变成了意识形态的战场,人跟人之间失去了现实联系,完全变成了隔空“对战”,但问题是,香港不是美国也不是英国,是中国的一个特区。


那我还想问的是,这个时候建制派在干什么呢?大家也看到了,这次两会期间,香港代表并没有拿出一个成型的方案来解决香港的问题,反而是令人意外的向中央要地,希望中央给香港拨一块地建设新区,参照横琴模式(珠海横琴新区拨给澳门管辖)。我也是很无语,建制派想炒地炒楼发财都想疯了。

所以这次人大会议,提议和通过的涉港国安法,对于香港建制派也是一次警告,如果建制派依然只代表香港的财阀,依然无法有能力管理香港,依然仅仅是打着口头爱国的旗号,却处处想着炒地炒楼继续制造贫富大分化,那也是不能容忍的。

 

与此同时,中央不仅没有给香港拨地,而且进一步升华了海南自贸港建设。


海南自贸港这次获得的政策,是历史性的。购物免税、落地签、个人所得税封顶15%(本来封顶45%)、企业所得税也将将至15%(本来25%)等等,2025年前海南全岛将封关运作,全岛自贸港+全岛自贸区+全岛经济特区,这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开放力度了。


如果香港表现好的话,其实完全可以将海南自贸港搞成香港和海南共管的模式,这块地足够大(面积是香港的30倍)。但在香港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是不会有这种机会的,难道要其再管出一群“卖国者”?


当然,海南岛的战略考量,如果仅仅是因为香港,那就太狭隘了,这次加速开放政策里,其中一个就是要让海南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这跟中国前不久升级的西部大开发同属一个体系范畴。

中国需要更平衡的发展,更开放的门户,要缩小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差距,需要新的一个增长极,需要更多的国际支点,需要跟整个东南亚进一步的融合,当然,从战略上看,也可以说是为美国发起的中美“脱钩”风险做战略准备。

中国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海南能否取代香港的问题,讨论这个问题就又陷入到无知的争辩了,因为无论是海南,还是香港,都不是一个国际问题,而是国内问题,内部的事情,为什么要对立的看呢?


如果仅仅讨论香港,那是另一码事。简单的说,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多重因素促成的,单纯拿出一个点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我从不认为海南可以取代香港。


海南是中国自贸港领域的新“三线建设”,因为如果把中国社会管理制度的创新和扩展,只寄托于香港、澳门和台湾的一国两制,那就太被动了。


大家知道湖北十堰现在是全球知名的汽车城,那就是当年三线建设的结果,因为中国的一汽在长春,当初随着苏联随时可能挑起的战争风险,中国在十堰建设了二汽。可能大家还不知道,这次疫情,由于湖北按下暂停键,直接影响了全球汽车工业,因为十堰现在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基地。

海南可以说是中国服务业的新三线建设,既然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那中国不可能让美国来主导什么领域脱钩,什么领域不脱钩,美国要跟中国在高科技领域脱钩,要发动新冷战,那中国完全可以在香港跟英美资本脱钩,就看谁的耐受力更强了。


香港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顺差地区,香港地区对美国的年平均逆差超过400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年通过香港净流入美国的资金平均400亿美元。美英加三国在香港的企业数千家,户籍公民数十万,这些国家派往香港的政治工作者就有数百人(俗称间谍),可以说成了这些国家投资中国,参与整个亚洲市场的避税和庇护天堂,以及各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据点。很多人说香港对中国很重要,那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香港对美英加同样也很重要。

 

投资中国的外资,很大一部分是从香港进来的,这一点确实是,但大家还可以想想,假设中国宣布,拒绝借道香港的资金投资大陆,那请问,这些资金是不是就不再投资中国大陆了呢?


越南现在吸引了欧美日等诸多国家的投资,那越南有“香港”吗?英美等国在全球有数万亿美元的投资,分布在超过150个以上的国家,难道这些国家都拥有一个“香港”?


再者,当年大英帝国在全世界有那么多殖民地港口,为什么只有香港和纽约(最早荷兰人经营的)成功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纽约背靠整个北美大陆,后来有美国国家意志的支撑,而香港背靠的是中国,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香港的地位不可取代,并不是因为香港本身,而是中国本身就不可替代。


你可能要问,既然香港的成功,是基于中国,那中国再建设出来一个香港啊,上海建设了这多年,也无法替代香港的国际地位啊。


那我举个例子来回答这个问题,就像美国有芝加哥,有洛杉矶,有夏威夷,有西雅图,甚至有拉斯维加斯等等,但他们取代纽约了吗?没有,因为没有必要,假设纽约要脱离美国宣布独立,那你试试看,美国能不能搞出替代,如果变成政治事件,其实找个替代那是分分钟的事情,美国只需要迁移金融系统,封锁跟纽约的贸易就可以了。

很多人可能会谈到新加坡,但请注意,如果不是全球25%的货物贸易从马六甲海峡经过,新加坡会有今天的地位吗?


再假设,如果没有香港,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上海就成不了国际金融中心?中国在拥有香港,以及严格的资本管制之下,上海也不照样是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

现在香港股票市场,70%的市值来自大陆企业,香港一些三流的保险公司,也能因为大陆客的疯狂购买,赚得盆满钵满,更不要说其他诸如货币、债券和基金等市场了。

 

其实对于诸多的海外投资者,对于中国的投资,并不一定需要香港,但如果有香港存在,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香港是投资中国的加分项,而不是决定因素。


香港自身的优势有四个,低税收、资本自由和服务效率,以及普通法系。关于税收、资本和效率的问题,我觉得对于海南和未来的中国改革开放趋势来说,都不是太大的挑战,真正的挑战就是现在大家谈论最多的“普通法系”。


那香港实行的英美普通法系,到底对大家(具体说是富人)有什么吸引力呢?一句话,叫做可操作空间。也就是说,在普通法系,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都是拥有可操作空间的,这会给富人带来巨大的安全感,也就是说,警察不会“乱抓人”,犯了重罪也可能会被保释,被通缉也可能会跑掉,这就是为什么英美法系“吸引”人的重要原因。

至于普通法系所带来的商业效率,可能没那么简单,香港自英国占领之后,一直都实施普通法系,但贪污腐败横行,最终解决效率问题的,不是普通法系,而是超越于现有执法范畴的廉政公署。印度也是普通法系,只有在印度做过生意的人才能知道印度的腐败和远低于中国公务界的效率。


因此,真正要搞清楚关于香港的“法治”问题,以及未来中国如何从香港的治理当中获得经验和教训,更好的管理香港,实际上最终还是一个如何理性看待和灵活驾驭普通法系的问题。

至于普通法系所带来的商业效率,可能没那么简单,香港自英国占领之后,一直都实施普通法系,但贪污腐败横行,最终解决效率问题的,不是普通法系,而是超越于现有执法范畴的廉政公署。印度也是普通法系,只有在印度做过生意的人才能知道印度的腐败和远低于中国公务界的效率。


因此,真正要搞清楚关于香港的“法治”问题,以及未来中国如何从香港的治理当中获得经验和教训,更好的管理香港,实际上最终还是一个如何理性看待和灵活驾驭普通法系的问题。

这次为了应对美国打击华为,大家都在帮华为想办法,日本媒体却连续爆出,要么说华为又囤积了多少芯片,要么说华为又借道谁谁谁去采购芯片等等。就差告诉美国,华为早就有准备,你赶紧落实制裁吧,不然华为又想出办法了,又得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