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设计互联网,运行自由的软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996年,互联网权利团体“电子前沿基金会”的创始人 John Perry Barlow 在《赛博空间独立宣言》的开头,向旧世界宣布:”工业世界的政府们,你们这些令人生厌的铁血巨人 们,我来自网络世界,一个崭新的心灵家园。作为未来的代言人,我们代表未来,要求旧世界的你们不再干预。你们在这里不受欢迎,在我们聚集的地方,你们没有主权。”

这是 Barlow 对美国的通信规范法案的驳斥,这个早期法案尝试设立机构对网络内容进行审查,Barlow 认为这个法案过于宽泛。他提出,互联网应该是由用户控制的自由开放的空间,这也是许多互联网先驱者都认同的愿景。

25年过去了,这种愿景看起来天马行空。政府们或许一直在尝试控制互联网,但新的掌权者们却已然接管了互联网全境。Barlow 的“心灵家园”如今被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少数几个垄断企业所统治。

然而,去听听计算机科学家和科技投资者在 DFINITY 线上发布会上的发言与讨论,很明显,一场革新正在酝酿。DFINITY 的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Dominic Williams 表示“我们要把互联网带回那个黄金的时代,那时互联网为创新和经济增长提供了一个开放的环境,这是一个伟大的自由市场,在这里,各种服务可以在平等的原则下进行连接与交互。我们要重新帮互联网重获灵魂。”

DFINITY 正在打造它的互联网计算机,这是一种分布在由无数独立数据中心组成网络上的去中心化技术,它允许软件在互联网上的任何地方运行,而不是在那些越来越被谷歌、亚马逊这些大公司统治的服务器农场中。DFINITY 已经向第三方开发者发布了它的软件,第三方开发者将有机会在互联网计算机上开发杀手级应用。

“重启互联网”不是为了怀旧。少数公司的垄断地位,以及围绕它们的广告技术行业,已经扭曲了我们的交流方式,将公共话语推向仇恨言论和错误信息的螺旋,并侵犯了基本的隐私。在互联网中,没有什么空间不在这些科技巨头的掌控范围下,也很少有应用或服务能在垄断化的生态系统之外茁壮成长。

这也是一个经济问题。这些公司的有效垄断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即当初催生出它们的创新的可能性。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早在 Barlow 的“网络空间乌托邦”还未破灭时,就已经成立了,而我们从未看到后来者。这决不是巧合。

                                                                     互联网计算机

DFINITY 的互联网计算机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

在普通的互联网上,数据和软件都存储在特定的计算机上,一端是服务器,另一端是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等终端。当你在手机上使用 Zoom 等应用程序时,在 Zoom 的服务器上运行的软件会向你的手机发送数据,并向收集请求收集数据。

这种数据流基于一个被称为 IP 协议的开放标准协议。这些长期存在的标准,确保了包含你的脸的视频流能在互联网上,从一个网络传输到另一个网络,直到几毫秒后到达其他通话者的电脑中。

此外,由于容器代码的执行是完全确定性的,因此可以通过检查区块链上的消息,以密码学可信的方式对容器中的状态进行验证。

DFINITY 正在引入一种新的标准,它称之为互联网计算机协议(ICP)。这些新规则让开发者可以在互联网上迁移软件以及数据。之前,所有的软件都需要服务器来运行,但有了 ICP,这种计算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例如,软件将不再需要在被谷歌所有的云服务器上运行,而是没有固定的物理地址,在世界各地的独立数据中心的服务器之间跳跃。从概念上讲,它无处不在。

实际上,这意味着,可以发布不被任何主体所有或控制的应用程序,自由的软件。为了运行托管的代码,数据中心会向应用开发者与加密货币的形式收取费用,却无法访问数据,这使得广告商很难在互联网上收集你的活动。DFINITY 工程总监 Jones 说:“我不想过多地强调数据隐私,说实话,广告技术收集数据的过分程度,不断地在刷新我对下限的认知。互联网计算机会改变游戏的规则。”

不过这有一个潜在的问题是,一个自由的互联网页可能会强加给应用开发者难以承担的责任。如果你需要删除非法或滥用的内容,谁在另一端操作?在Facebook上,这其实并不容易,因为这完全受到中心化的控制。“这点可能取决于扎克伯格当天的心情。”

事实上,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可能会得出一种去中心化的治理形式,在这种治理形式中,开发者和用户都有发言权。这正是 Barlow 所希望的,这也加密世界的理想方式。但正如我们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上看到的那样,这可能会导致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因此目前还不清楚,群体治理会比垄断企业的 CEO 治理更好。DFINITY 和它的投资者都相信这些问题会在未来得到解决。

                                                                  重塑互联网?

DFINITY 并不是第一个重塑互联网的尝试,这些尝试还包括一系列的替代方案,如Solid、SAFE Network、IPFS、Blockstack 等。上述的尝试都借鉴了区块链、Tor 等匿名网络和 BitTorrent 等点对点服务所体现的技术自由主义理想。

例如,Solid 是由1989年提出网络基本设计的 Tim Berners-Lee 创造,它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控制个人数据的方式。用户不需要把自己的数据交给 Facebook 或 Twitter 等应用,而是私下存储数据,应用程序必须去向用户请求才能获取数据。

但 Solid 的发展状态告诫了大家,改变现状需要很多的时间。虽然 Solid 不如 DFINITY 的互联网计算机那样雄心勃勃,但 Solid 至少已经在其核心技术上努力了 5年,Berners-Lee 也总提到要纠正互联网的发展方向。然而,要去克服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巨头胁迫下互联网的发展惯性,是很难的。发明网络是一回事,重塑网络是另一回事。

其他项目也有类似的情况。SAFE Network 是一种点对点的互联网替代方案,它的数据在所有参与者的硬盘上共享,而不是在中央数据中心。一个由开发者组成的开源社区已经为这个网络开发了一些应用,包括一个名为 Patter 的类 Twitter 应用和一个名为 Jams 的音乐播放器应用。SAFE Network 也尝试将数据从垄断企业手中夺回,并将其交还到人民手中。但创始人 David Irvine 也承认,就算是经历了 15 年的发展,SAFE Network 本身还远远不够。

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 Lalana Kagal 是 Solid 的项目经理,她承认 Solid 发展比较缓慢,还没有被尽可能多的采用。

即使当 Solid 准备好全面发布时,Kagal 预计只有那些真正担心个人数据会发生什么的人才会做出改变。“我们已经谈论了20年的隐私,人们看起来很关心它,但到了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离开 Facebook。”

即使在致力于打造新互联网的小众开发者社区内,信息也相对闭塞,人们很少去了解那些共同构想的项目。无论是 Irvine 还是我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的三个曾在Solid工作的人,包括 Kagal,都没有听说过 DFINITY。而 DFINITY 的成员页都没有听说过 SAFE Network。

但无论普通用户是否在意,互联网都有可能被迫改变。“隐私法规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有限制性,以至于互联网公司将被迫转向更去中心化的模式,” Kagal 说 “他们可能会意识到,存储和收集所有的个人信息,已经变得得不偿失了。”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互联网能够摆脱以广告为核心的商业模式,这既决定了数据收集的细节,也决定了底层的权力平衡。DFINITY 认为把互联网重新变成一个自由的市场,将会带来像我们在黄金时代看到的那样的创新热潮,初创企业将探索新的赚钱方式,而这些方式并不依赖于对个人数据的无差别收集。更多的人会选择付费服务,而不是使用靠广告赚钱的免费增值服务。

这一切都不会是容易的。自 Barlow 的呼喊以来,数据经济已经把它的毒根深深地扎去了互联网的骨髓。“但如果它能被其它东西取代,那就太好了,我们只需要做该做的事情。”

 

观点

DFINITY互联网计算机的宏大愿景

2021-1-21 2:40:02

公链芯链观点资讯

芯链生态去中心交易所MyTrade版本计划

2021-1-31 11:35: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